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故事 > 名人故事 >

明代女医谈允贤及其医案《女医杂言》

2014-04-02

明代女医谈允贤及其医案《女医杂言》,《女医杂言》介绍
(名人语录 www.bufuzao.com)

摘要 我国明代女医学家谈允贤秉承家学,从十来岁时即“昼夜不辍”地攻读各种医学典籍。谈氏行医之后,“相知女流眷属不屑以男治者,络绎而来,往往获奇效。”生平治人不可以数计。谈氏作为历史上少有的女医家,留下来《女医杂言》艺术传于世。其书是较早成书的医案专著之一,共收载了31例病案,其中涉及习惯性流产、经病、产后诸疾、腹中结块诸症。并记载了谈氏对灸法十分娴熟的运用。是书虽载病例不多,但从临床治疗角度看,都是十分成功的案例,有许多的质量经验值得厚实研究参考。 (名人语录 www.bufuzao.com)


关键词 女医杂言,谈允贤,明代女医

(读后感 www.bufuzao.com)

我国古代的女医非常少,有名气的女医更少,而女医有著作留存于世的则属凤毛麟角。明代无锡女医谈允贤就属于这凤毛麟角之一。她的《女医杂言》明代重刊本留存至今,不仅是现知女医最早的医学著作,而且是我国仅存的几种早期医案文献之一。该书为我们研究古代女医的习医方式、女医的职业特点,一集谈氏的临床治疗经验提供了不可多得的资料。
(精品书摘 www.bufuzao.com)

谈允贤生平及其习医经历
在《女医杂言-自序》中,谈允贤详细介绍了她的生事和学医经历:
“妾谈氏,以儒鸣于锡。自曾大父赠文林郎南京湖广监察御史府君,赘通利世医黄遇仙所,大父封奉政大夫、南京刑部郎中,父莱州郡守、进阶亚中大夫府君,后以甲科显,医用弗传。亚中府君先在刑曹,尝迎奉政府君暨大母太宜人茹就养。妾时捶髻待侧,亚中府君命歌五七言诗,及诵女教‘孝经等篇以侑觞。奉政喜曰:女甚聪慧,不知其言之善也。是后读《难经》、《脉诀》等书,昼夜不辍。暇则请太宜人讲解大义,顿觉了了无窒碍,是已知其言之善而未尝有所试也。

(励志 www.bufuzao.com)

谈氏在言及其先人时用了很多敬称,故使上述文字显得诘屈难明。为弄清其身世,笔者查索了地方志及有关资料,才得以对谈氏自序内容有进一步的了解。谈氏曾祖父(佚名)“赘同里世医黄遇仙所”,从而使得其祖父能够得家传医学而“兼以医鸣”,这是谈氏先人业医之始。

(名人名言 www.bufuzao.com)

经查县志,谈允贤的祖父应该是谈复:“明-谈复,字采芝,以医药济人,衣食常不给,而所得悉施贫者。子经、纲皆贵。复亦高寿。”所谓“子经、纲皆贵”,指的是谈经、谈纲皆履仕途。这一点可以从谈允贤自序得到证明:“伯户部主事府君、承事府君,父莱州郡守、进阶亚中大夫府君,后先以甲科显”。其伯父谈经,于天顺四年(1460年)中进士,后官至互补注释。其父谈经,在《无锡金匮县志》中有几种:“谈经,字宪章,成化五年(1469年)进士,授南京刑部主事,善折狱,出守广信,属邑永丰有警,纲筹其久远厉害,条上十事,巡抚用之,大为民便。移莱州,引疾归。”从谈复有“衣食常不给”的经历,可知谈氏家族真正的“以儒鸣于锡”实际上是从谈经、谈纲开始的。正是由于谈经、谈纲的仕贵,才使得谈复得赠“奉政大夫、南京刑部郎中”的封号。

(观后感 www.bufuzao.com)


(读后感 www.bufuzao.com)

谈允贤的父亲谈纲在刑部任职时,把其父谈复接到任上奉养,此时谈允贤才不到十岁。谈复因为两个儿子都当官了,“医用弗传”,又见孙女谈允贤甚聪慧,才决定让谈允贤弃女红,习医学。谈允贤从十来岁开始“昼夜不辍”地攻读各种医学典籍,其中包括《难经》、《脉诀》等。在谈氏学医过程中,真正起引导作用的是她的祖母茹氏。据《女医杂言》茹銮序:“奉政君(即谈复-笔者注)暨配太宜人皆善医。宜人传于其孙杨孺人(即谈允贤,夫家姓杨-笔者注)。”谈允贤自序中也明确提到是其祖母给她讲讲医书大义。在此后谈允贤由书本知识到临床实践的过程中,祖母茹氏起了关键的作用。

(经典台词 www.bufuzao.com)

从《女医杂言》自序中,可以得知谈允贤行医的历程大致为以下几个阶段:先是“不知其言之善”的阶段,这时谈允贤还是个孩子,尚不知道祖父母让她学医的美意。在经过艰苦的学习,并聆听了祖母的讲解之后,谈氏进入了“已知其言之善而未尝有所试”的阶段,即学习有了兴趣但并没有经过临床实践。词汇,谈允贤在及笄之年出嫁,夫家姓杨,故书中又称其为“杨谈允贤”。出嫁后谈氏“连得血气等疾。凡医来,必先自疹(诊)视,以验其言。药至亦必手自捡择,斟酌可用与否。后生三女一子,皆在病中,不以他医用药,单请太宜人手自调剂而已”。这段时间,谈氏以身试药,通过自己患病医治的经历来体察用药。其祖母是质量她的疾病的主要人物。谈氏这一时期“已有所试而未知其验也”。
(观后感 www.bufuzao.com)

谈氏真正为人看病是在她祖母亡故之后。谈氏自序云:“及太宜人捐养,尽以素所经验方书并治药之具,亲以授妾曰:‘吾目瞑矣。’妾拜受感泣过哀,因病淹淹七逾月。母恭人钱,私为妾治后事,而妾不知也。昏迷中梦太宜人谓妾曰:‘汝病不死,方在某书几卷中。依法治之,不日可愈。汝寿七十有三,行当大吾术,以济人宜母。’患妾惊觉,强起检方调治,遂尔全瘳。是已知其验矣。相知女流眷属,不屑以男治者,络绎而来,往往获奇效。”到谈氏50岁时,自谓离梦中祖母告诉她的可活73岁的期限已三去其二,故“谨以平日见授于太宜人及所自得者,撰次数条,名曰《女医杂言》,将以请益大方家。“《女医杂言》约首刊于正德六年(1511年),因当时女性不便抛头露面,故由其子杨濂抄写付梓。
(读后感 www.bufuzao.com)

从以上谈氏学医历程来看,可知谈氏医术主要得益于祖母茹氏。据谈允贤的弟弟谈一凤“跋女医杂言”所叙:“《杂言》若干,则皆吾姐杨孺人所经验者也。孺人聪慧警敏,迥出于吾兄弟辈,为祖母茹太宜人所钟爱,饮食动息,必俱所言,莫非医药,孺人能入耳即不忘,即不忘,书得肯綮,长复究极诸家秘要,而通融用之,故在在获奇效。乡党女流得疾者,以必延致为喜。晚恐其沦胥而泯,乃著是书”。谈氏书在万历乙酉(1585年)由其侄孙谈修重刻。谈修在跋语中记载:“祖姑杨孺人,以女医名邑中,寿终九十有六。生平治人不可以数计。余在龆龀,目睹其疗妇人病,应手如脱,不称女中卢扁哉?”据此,谈允贤的生卒年可以确定为公元1461年一1556年。据说谈氏在“庚年(1510年)后年益高,术益神”,可惜她再也没有把她的治疗经验刊刻行世。其原因可能是固其子早亡,而“孙(杨)乔复以株连罪死”。一介女流,晚年遭此变故,自然无力无心于著述。

(影评 www.bufuzao.com)

(影评 www.bufuzao.com)

谈氏成为一名职业医生的经历,可视为封建社会女医成才的典型。由于当时社会风尚所强加给女性的局限,女性学医多数只能从家庭接受医学教育,而很少能通过从师或进学的方式获得医学知识。在封建礼教的束缚下,像谈允贤这样的职业女医也不可能与男医生一样随处应诊,而只能是坐地行医。其治疗的对象也只能是局限于女性或儿童。这一点从《女医杂言》一书中的病例记载可以得到证实。谈氏是我国古代接受过系统训练的一名女医。她在当地有一定的名气,尤其是深受当地妇女的欢迎。谈允贤所撰的《女医杂言》一书,保存了许多治疗妇女疾病的实际经验,值得重视和研究。

(名人名言 www.bufuzao.com)

《女医杂言》的内容及特点
《女医杂言》是妇科专门医案著作,共收载病案31例。此书的发现,应归功于医史界前辈范行准先生。该书今仅存万历十三年(1585年)谈氏纯敬堂刊《谈氏文献录》本,系海内孤本,原藏于范老栖芬书室,后捐归中国中医研究院图书馆。范老不仅藏有此书,而且最早对此书的价值予以评述。他在谈到个人医案发展历史时说:
“北齐徐之才后人所辑的《徐王八代医方》可能亦为医案传书的滥觞,而书侠不传。一直到了十四世纪后,才有人为朱震亨做《丹溪医案》,可说是个人医案专书之嚆矢,今其书不传,惟《永乐大典》曾载台州团浦陈氏妇一案。而现存较早的个人医案.据我所知,或为十六世纪处明正德五年(1510年)无锡谈允贤(1461—1556年,扬某妻)……自辑治验30案为《女医杂言》一书……及汪机门人所辑的《石山医案》。其后作者日繁。

(励志 www.bufuzao.com)

由此可见,《女医杂言》在我国医案发展史上是较早成书的医案专著之一。但由于在《中医图书联合目录》和《全国中医图书联合目录》中。《女医杂言》一书均被置于临床各科的妇科众多书籍之中,没有归于医案类著作,故很不引人注目。纵观现存的医案著作,在1510年以前成书的医案只有四种。这四种早期医案专书中的《仓公诊籍》和《罗谦甫治验案》均系后人辑录,真正撰成于谈允贤之前的医案专著大概只有南宋许叔微《伤寒九十论》和元代朱丹溪的医案。
和此后众多的医案著作相比,《女医杂言》可以称得上是极少数的专科医案书之一。该书记载的患者均为女性,所治疗的病证中,除部分内、外科疾病之外,基本上都是妇科病,其中涉及习惯性流产、月经不调、产后诸疾、腹中结块、血崩、不孕等病证。病人年龄最大的69岁.最小的为6岁,其中育龄妇女占了一大半。”

(名人语录 www.bufuzao.com)

妇科疾病在古代属于比较难治疗的一类疾病.故自古有“宁治十男子,不治一妇人”的俗谚。造成妇科病难治的原因除了某些客观因素之外,以男性为主的医生难以与病人沟通恐怕也是重要因素之一。明代朱恩在“读女医杂言”中对此现象进行了讨论:“余闻医家之说有日:宁医十男子.不医一妇人。其所以苦于医妇人者,非徒内外相膈,亦由性气不同之故也。惟妇人医妇人,则以己之性气.度人之性气.犹兵家所谓以夷攻夷,而无不克。”从《女医杂言》所载病案,可以看出.女性医生在治疗妇科疾病时,确有容易被患者信任的优势。

(读后感 www.bufuzao.com)

例如谈氏记载有一43岁的妇人,“其夫因无子,取一妾.带领出外。妇忧忿成疾.两腿火丹大发”;又“一妇人,三十二岁,生四胎,后十年不生,因无子,甚是忧闷。某询其故,乃因夫不时宿娼,偶因经事至,大闹乘时,多耗气血,遂成白淋”;又,“一妇人,年三十八岁,曾生十胎。后有孕怕生,因服药堕胎,不期恶露丢多将死”……诸如此类因家庭变故、不育、多育等原因引起的病例较多。在当时社会条件下,这些事情女患者一般难以向男医生启齿。但对同性别的大夫,某些隐秘则尽可倾诉无妨。由于能够深入地了解病情,故谈允贤可以在治疗中丝丝入扣,得心应手。

(励志 www.bufuzao.com)

《女医杂言》采用追忆的方式撰写医案,因此,每一验案的诊治过程十分清楚。各案例中,首先讲述病情与病史,次列治法。如系药物或灸疗法,多数还记载了处方。在这些处方中,谈氏经常注明方剂的出处。从这些出处中,我们可以得知谈氏平日常用的书籍和引用次数:《摘玄方》(13次)、《丹溪方》(8次)、《局方》(3次)、《袖珍方》(3次)、《试效方》(2次)、《拔粹》(2次)、《良方》、《脉诀》、《明堂针灸》各1次。其中使用《摘玄方》最多,而此书在医学史上的知名度很低。通过谈氏引用的这些书籍.可以部分地推知她的知识结构,以及当时社会上实际使用的某些书籍。
(名人名言 www.bufuzao.com)

该书虽然所载的病例不是很多,但从临床治疗角度来看,都是非常成功的案例,有许多的治疗经验值得后世研究参考。例如谈氏对灸法的运用十分娴熟.31例病案中有13例采用穴位灸法,用以治疗瘰疬痰核、疮癞、泄泻、呕吐、膈气、产后寒热、不孕症、腹中结块等。其中以灸法治愈瘰疬痰核4例。她用灸法治疗瘰痼取得了令人吃惊的效果:“一女子一十九岁,患两颈疬疮。灸八穴.遂发脓,溃其根如灯心状.其疮即愈。翳风(二穴)、肩井(二穴)、天井(二穴)、肘尖(二穴)”。谈氏所说的疬疮与今颈淋巴结结核相似,她能用灸法奏效,这在传统的中医治疗中是比较少见的。

(名人语录 www.bufuzao.com)

谈氏不仅能治愈比较单纯的瘰疬.对一些很严重的疬疮同样能用灸法取效例如她曾治疗一富家女,12岁时“小腹有块,生于丹田。医者误认肚痈开刀,七年脓水不干。至一十八岁.两颈绕腰皆生肿块。某细询其原,即缠腰疬也。遂灸一十二穴.其块渐消。误开刀疮口亦愈。”这是一例淋巴结结核误作肚痈(约为阑尾炎)开刀的病案.谈氏也能用灸法配合药物将其治愈,可见灸法治瘰疬确有验证和研究的必要。此外,谈氏在治疗某些皮肤病用药以及妇科病方面的经验都值得我们借鉴。在上述病例中,谈氏提到肚痈开刀.这也可为研究明代外科手术的
发展提供参考史料。
(名人名言 www.bufuzao.com)

作为早期的追忆体裁的医案著作,该书是非常成功的。除列举了病例必要的款项(如年龄、性别等)之外,该书重点是通过问诊获得尽可能详细的病史资料,其中尤其重视家庭境遇。至于后世医案中常见的脉象记录,在此书中反而缺如。作为一名女医的专科医案,该书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深入研究,今仅择其要简述如上以期使更多的学者对此书给予关注,使之发挥应有的作用。
(经典台词 www.bufuzao.com)

(责任编辑:不浮躁)
相关内容跟这个故事有关的内容

谈允贤

生平经历 谈允贤 (1461年-1556年) ,中国古代4位(晋代鲍姑、西汉义妁、宋代张...

女医杂言

其书是较早成书的医案专著之一,共收载了31例病案,其中涉及习惯性流产、经...

女医·明妃传

大明国体昌盛却礼教严苛,女子地位低下,不得从医,隐疾难治。谈家为医学...